欢迎访问:水草莓100视频超碰-1000部拍拍拍18勿入-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晓风残月】10

第094章九哥魔化,强制3pH
  「英琦哥哥的精液真好吃,将果冻一样。」
  英琦的脸色微红,羞涩的说道:「很脏的,不用讨好我,吃下去的。」
  「英琦哥哥你不懂的,你的精液兰儿吃进去是补身子的。就好似喝参汤一样。」
  「还有这样的功能?」英琦露出了大惑不解的神情。
  「英琦哥哥的精液,又浓又纯洁,而你从来没泄过身,他们就算不跟我交合,
自己偷偷也会撸,射的次数多了,营养就不足了。而且哥哥的精液里还有纯阳真
气,更能滋养我的身子。兰儿还要吃。」
  听见我此时说,裴英琦的脸更红了,我贴在他的身上,拽开衣领,露出娇乳,
递到他的唇边,「英琦哥哥不要不好意思,给兰儿吸吸。」
  他捧起我的乳,将乳头含在口中,我的小穴一紧,喉咙里忍不住发出一阵呻
吟。
  「英琦哥哥吸了兰儿好舒服,兰儿喜欢英琦哥哥,兰儿想永远跟英琦哥哥在
一起,每天都不要分开。」
  英琦很快就动情了,肉棒又硬了,我有些等不急,自己就坐在了他的身上,
开始扭动腰际,他受到感染,不停挺起腰身,抽插。我控制着九阴真气,含住英
琦的舌头,不停的吸吮,他也试着回吻我。不出所料,我们体内的真气开始自发
的运转起来,一股股纯阳的真气流入体内,追的九阴真气抱头鼠窜,两股真气中
和在一起,消失在了虚无之中。
  英琦的额头有冷汗渗了出来,我捏取了他的护体真气,而九阴真气那个混蛋,
又只会刺激他的情欲,如此激烈的交合,英琦还是没有射出来。只是不停的抽插
花穴,好似不能停止的机械运动。他微闭着眼睛,我知道这样下去,对英琦不好,
可我又不想脱离他的身子,想得到更多的欢爱。
  「九哥,九哥……」我轻叫了两声。
  九哥便走了进来,凉凉的问道:「怎么了?」
  「九哥,你刺激一下英琦的神道穴,我现在用不上力气。」我央求道。
  「真麻烦。」九哥翻了一个白眼,转到裴英琦的身后,伸出两根手指,带着
一股真气顺着神道穴打入英琦的体内。
  英琦只觉得全身气流运转起来,精关一紧,便射了出来。
  「啊- ——」夹杂着纯阳真气的精液第一次射入体内,充实的快感,让我全
身都颤栗起来,随后大口的喘息,扶在他的身上,再不想移动分毫。
  英琦环抱住我,低低的说道:「谢谢九殿下。」
  「你修体,她能捏取你的真气,你吸收不了她的,你们多双修几次,化开你
身上的经脉,就好了。」九哥淡淡的说道。
  「多谢九殿下提醒。」我和英琦现在还是交合的状态,他的面色明显有些不
自然。
  九哥的手指抵在我的脑袋上,训道:「亲热也要九哥出手,你还能干点什么?」
  「陈子忧,你一直在门口守着,不就是等着我喊你。」
  「切!」九哥翻了一个白眼,「刚刚大哥派人传话说,皇上下了圣旨,我和
英琦明天早上就要离京。」
  「啊!」我大吃一惊,这么快,英琦就要走,「为什么这么快就走?」
  「你知足吧,皇上本来想让他今天晚上就滚出京城的,是太师太傅那几个老
家伙劝的皇上,再让他留一个晚上,好跟家人在团聚团聚。」九哥望着窗外目光
浅浅,淡淡的说道。
  「大哥也没有办法吗?」我央求道。
  「整个京城都知道了,碧青公主被拒婚。皇家的脸面已经丢尽了,还想怎么
样?」九哥甩袖向门口走去,「英琦,多陪小妹一会儿。傍晚的时候,回家陪陪
你爹和你娘,他们刚刚派人来问了。」
  「恩,谢谢九殿下。」英琦并没有表现出错愕,亲了亲我的面颊,「等这件
事平息了,我就回来看你。」
  「你要每天都想着兰儿。」
  他咬着我的耳朵,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那样鸡鸡会一直
硬着的。」
  「那就把你先榨干,等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再硬起来。」我撅着小嘴,翻着
一个小白眼,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可真是太坏了!」英琦嬉笑道,与我打闹在一起。
  整整一个下午,我跟英琦都鬼混在床上,我教给他一些爱爱的姿知识,男人
对这方面可真是一点就通,就算这么笨的裴英琦也是一样,难道这就是男人的天
分?
  傍晚时分,我陪着他去温泉沐浴,洛宇送来了干净的衣物,方便他回家见父
母。
  送走了英琦,我换了一件长袍,坐在镜前整理发饰。只听见珠帘「哗啦」一
声,九哥鬼鬼祟祟的趁机溜了进去,依着我坐下,他英俊的面颊,带着醉人的淫
荡的笑意,邪恶的爪子一把抓住我。
  「九哥,你要干嘛?」我拿着木梳去拍他,哪成想十哥从身后抓住我的手,
轻唤了一声,「小妹。」
  这两个人同时出现在我的卧室,直觉告诉我很危险,我颤抖的叫道:「你们
两个要干嘛?十哥,也不能也跟九哥一样吧?」
  九哥坏笑道:「你想我们干嘛?」他将我按在怀里,将我刚穿上不到一刻钟
的袍子扒开。
  我急了,自然知道他们要干嘛?当然是干我了!
  「你们怎么能这样?」我去推九哥,可我哪里推得动。
  九哥抓住我,喝道:「老实一点,不想英琦回来的时候发现你不对,就配合
一点。」
  我气的都要哭出来了,「你们是混蛋,是混蛋,你们哪里是哥哥,纯粹就是
恶魔。」
  「恶魔就恶魔吧,谁让小妹长的这么美,身子这么嫩,不便宜哥哥,还能便
宜别人?」九哥怀笑着,脱自己的衣服,露出已经坚挺起的肉棒,给我看,「小
妹难道不喜欢?给英琦吸的那么开心,给九哥吸就不高兴了!」
  「陈子忧,我把你威胁我给你吹箫的事,告诉大哥!」
  「大哥知道。」九哥坏笑道,同时剑眉一挑,喝道:「老十,还不脱衣服,
难道还要等裴英琦回来吗?」
  第095章上下夹击,九哥+ 十哥3Ph
  我求救的看向十哥,彻底凌乱了,「十哥,连你也这样?」
  十哥胆怯的望了一眼九哥,九哥锐利的双眸哪里是十哥敢反对的。他怯怯的
俯下身子,央求道:「小妹,十哥好想要你,十哥已经很久没有要你了。」
  「你们真的太过分了!」我起身上床,气的骂道:「父王怎么生了你们这群
坏蛋?」
  两个人见我妥协,跟着都爬上了床,十哥将我正面留给九哥,两只手从背后
抓住我的娇乳揉捏,温柔的唇亲吻着我的肩膀脖颈,九哥英俊的面容欺到我的面
前,我不情愿的张开嘴,他的舌头便探了进来,手指插到我的双腿之间,开始揉
捏我的阴唇。
  我全身的敏感点,都被他们调动起来,我环住九哥的脖子,紧咬着他的唇,
因为兴奋嗓音都变的嘶哑,「九哥,你们太坏了,兰儿好想要你们一起插兰儿。」
  「以后每天晚上都要两个男人陪你睡,一个插你的小骚穴,一个喂你吃大肉
棒,好不好?」九哥勾魂的问道。
  「九哥,你太邪恶了。」我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身体已经出卖了我,我抓
住九哥的肉棒,紧紧的握住手中,「兰儿想要九哥的大肉棒。」
  「你十哥会不愿意的。」九哥奸笑道。
  「十哥的太长了,插的兰儿不舒服。」我反抗道,「我喜欢九哥的。」
  「小淫娃,你这是变相骂九哥的肉棒短吗?」九哥嬉笑道,十哥也有些不满,
用牙齿磕了磕我的肩膀。
  「可真的有时候插会不舒服的。」我不满的叫道。
  「那时候你的骚穴就被你十哥一个人操,他太长,你当然会不舒服,想想你
现在,被多少男人操过了,牵只马操你,都能容的下。」九哥大言不惭的说道,
我气的狠狠捏了一把他的大肉棒,「九哥,你太过分了。」
  「比喻,比喻一下,你快点松开,会断的。」九哥大喊大叫起来,命根子在
我的手里,他还敢胡说。
  我松开他,他立即小心的查看,看坏了没有,完好无损才放心的撸了撸,嘴
上埋怨道:「你可真狠心,会断子绝孙的。」
  「难道它完好无损,就不会断子绝孙?」我翻了一个白眼。
  九哥被我呛了一愣,随即笑道:「能插就行,有没有子孙,那是父王应该考
虑的事情。」九哥站起身,大肉棒对着我的脸,「给九哥吸,让你十哥操你的骚
穴。」
  「讨厌。」我不情不愿的握住九哥的肉棒,而十哥则抬起我的屁股,伸直腿,
从后面插入,十哥的肉棒比之前粗壮了几分,不过还是那么长,整根没入,只戳
到了我的花心,不过没有那么痛了。我可真是越被操,皮越糙。
  兄弟俩很有默契,十哥躺在床上,双手扣着我的双腿,女上男下,九哥站着,
给他吹笙,这两个混蛋。
  我双腿跪着,舔咬着九哥的肉棒。十哥也开始挺起腰际,抽动起来,「小妹,
动起来。」
  「嗯,嗯!」我夹紧双腿,撅起屁股,不停的扭动起腰肢。
  「含住九哥的肉棒。」九哥按住我的头,配合的抽动起来,肉棒抵住舌根,
口水止不住的流下来。
  「啊!」我吐出九哥的肉棒,「不行,太难受了!」我的嘴太小,根本含不
住九哥的大鸟,「啊!」十哥的肉棒次次都抵入花穴。
  「小妹,忍着点!」我只能又含住九哥的肉棒,他配合我撸,我捏住他两只
蛋,刺激他赶快射出来。
  「嗯嗯!」十哥也加快了马力,连续抽动了上百下,射入了我的花穴,然后
无力的躺在床上。
  九哥见此,竟然嘲笑十哥道:「老十,你也不行啊,这么快就射了。」
  九哥也到了临界点,我咬住他的龟头,狠狠一吸,「噗」了一下,九哥也射
了出来。
  「啊,小淫娃,九哥射了,射了……」
  我将九哥射到口中的精液吞到肚子里,然后无力倒在床上,九哥也依着我躺
下,兄妹三人就这么赤身裸体的躺着,不觉得有些可笑。
  我突然翻身看向十哥,十哥被我吓了一跳,有些慌张,他毕竟不是九哥,那
么没皮没脸没下限。
  「小妹,对不起。」他的面色有些难堪,竟然在回避我的目光。
  「操我爽吗?」我突然冷漠的问道。
  十哥的心境开始崩溃,目光更加躲闪。
  九哥见状,连忙抓住我的胳膊,「小妹,你干嘛?」
  我甩他的手,喝道:「你胁迫我给你吹箫,我忍了,现在连十哥都强迫我了,
你们都把我当什么?两个哥哥一起玩自己的妹妹,你们觉得很光荣吗?」
  「很爽啊!」九哥清冷的回答。
  「陈子忧,你还要不要脸了?」我大声喝道。
  「难道你不爽?两个哥哥一起陪你,你难道不兴奋?」九哥眉头一挑,语气
都变得强硬起来。
  我面色涨红,气的说不出话来。
  「谁家妹妹有两个如此优秀的哥哥陪着欢爱?你难道还不知足?」九哥信誓
旦旦的反问我。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九哥陈子忧已经将不要脸的精神发展到了前
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高层次?连十哥看向他的目光,都是崇拜的。
  「你们合着伙的奸淫自己的妹妹,竟然还说的这么伟大?」我大吼大叫起来。
  「好,那我最后问你一句,你爽不爽?还想不想让我们操你了!」九哥也大
声的回应道。
  「王八蛋,给我滚!」我也来了脾气,紧接着,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十哥
的肉棒还在我的体内,或许是因为紧张,或许是因为激动,竟然硬了,直抵在花
心里。
  九哥也发现了不对,冷笑道:「小淫娃,嘴上不要不要的,心里不一定多么
渴望哥哥们呢!老十,压住她。」
  「陈子忧……」我还没喊完,九哥的唇就封住了我的嘴,而十哥则起身,压
着斜侧着身子的我,开始抽动起来。
  嘴被封着,身子被压着,花穴被操着,四只大手在我的身上抚摸,我的愤怒
在快感与欲望的漩涡里,旋转沉沦。
  第096章谁能告诉我,这算不算轮奸H
  九哥的吻狂放不羁,好似抓住了灵魂的气息,将你拖入他的意境,我在绝望
里,回吻他,清咸苦涩。
  他抓着我爱抚着他坚挺的肉棒,火热的,好似要将人吞灭,另一只手,大力
的揉捏着娇乳,刺激坚挺的乳头。
  十哥扶着我的腰际,大力的抽动,将整个花蕊都带动起来。不要啊,不要啊,
我在心里不停的呐喊,不要啊,求求你们,不要啊。
  大脑充斥着沉沦肉欲的快感,身体里好似有一只魔鬼在舞蹈。我绝望了,在
他们无尽的索取中,彻底的绝望了。我的身体,遵照着本能,去迎合。
  亲吻,抽动,在十哥射精的极致,在绝望与无助中,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
潮,世界变成了一片虚无。忘记了我是谁?忘记了我从哪里来,忘记了刚刚发生
的一切,我的身体,我的灵魂,好似已经不再属于我。
  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谁能来告诉我?
  不,不要,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我不要在肉欲中,迷失自己。
  卧室里,弥漫着甜腻的迷乱的味道。
  全身酥软无力,我失神的躺在床上,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九哥的舌头卷着
我的泪水,冷酷的问道:「说,爽不爽?还想不想要?」
  「九哥,不要再刺激她了,小妹已经哭了。」十哥来拭我的泪水,九哥眉头
一挑,喝道:「我让你说话了吗?」十哥被斥责的手足无措。
  我的泪水更多的流出来,他怎么可以如此无情?那个对我说「爱情,是一生
一世一双人」的九哥,去了哪里?
  「很爽,对不对?」九哥摸着我的脸,好似地狱里走出的恶魔,「问问你自
己的心,渴望不渴望全身被男人抚摸,渴望不渴望激烈难以言语的性爱?没有人,
比你自己更懂得你的身体。」
  九哥的目光深沉的看不见底,他的话将你心里阴藏着的魔鬼,勾引的蠢蠢欲
动。
  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浸湿了床单,他冷冷的说道:「觉得很委屈是不是?」
  我还用回答他吗?
  「如果觉得委屈,你可以当成去了一趟青楼,嫖了一对兄弟。我们都不用你
负责,你哭什么?」他依旧用一种挑衅的语气跟我对话。
  我哭的更凶了,我才是受害人,好不好?
  再这样下去,我还怎么去见人?
  我跟萧洛宇睡了,我跟裴英琦睡了,我跟九哥十哥一起这样了,我还有没有
底线了?
  九哥转身下床,语气冰冷,「老十,给她沐浴。」然后对着门口叫道:「萧
洛宇,打扫房间,换床单。」
  十哥抱起我暖绵绵的身子,口中不停的说道:「小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不想听他说话,一句也不想听,是我对不起他,他这样报复我,也是应该
的,都是我自作孽不可活,都是我,都是我,都是我。我当初就不应该耐不住寂
寞,越过兄妹的底线。更不应该一次次的伤害他,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自作孽不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沐浴回来,卧室整洁一新。不要说九哥十哥留下的痕迹,就是裴英琦留下的
痕迹,也难以寻觅,这里只是一间闺房,再无其他。
  我躺在床上,穿上睡衣,盖上被子,闭上眼睛,安安静静的睡觉。就好似小
时候,大哥哄我睡觉一般。待我在睁开眼睛,就会是新的一天。
  我真的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真的好似回到了小时候,夕阳下,我依着
大哥,问他:「你养我是不是就跟养狗一样?」大哥愕然,忍俊不禁的笑道:
「傻丫头,你怎么能跟狗一样。」「可二哥说,我顶替了那条狗的位置。」大哥
揉捏着我粉嫩的小脸蛋,笑道:「不要听你二哥胡说。我的兰儿,可比狗好玩多
了。」我就不信比不过那条狗。
  大哥的喜房,红彤彤的,红的耀眼,他孤零零的坐在床边,伸出双臂将我抱
在怀里,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我的身上,我伸出小手去拭他的泪水,「大哥,娘
说成亲是人生的喜事,怎么能哭呢?」「大哥没哭。」「那你这是做什么?」
「在高兴。」「大哥,你喜欢兰儿吗?」他点点头,「可娘说,兰儿不能永远跟
大哥在一起,因为我们是兄妹。可是为什么兄妹就不能永远在一起?我听说伏羲
和女娲也是兄妹,可为什么他们可以结为夫妻?」「因为那时候,世间只有他们
二人,为了繁衍后代,必须结为夫妻。」我点点头,又问道:「大哥,那他们的
爹娘是怎么生的他们?」
  大哥破涕为笑,捧起我的脸,「兰儿,以后一定乖乖的,听七哥的话。」我
点点头,然后很郑重的说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兰儿祝你幸福。」大哥使劲在
我脸上捏了捏,「傻丫头,说什么呢?」我被捏痛了,哭丧道:「这是娘告诉我
的。」
  大哥将一吻定在了我的额头上,「兰儿,跟七哥早点回去吧!」七哥拉着我
的手,我三步一回头的望着大哥,望着大哥,望着大哥,望着他消失在记忆的深
处。
  梦在这里醒来了,我发现我已经泪流满面。过去了,终是过去了,我如何也
回不去无忧无虑的童年。长大了,就必须要去面对自己的人生,就如那一晚大红
的喜字,那是大哥的人生。而我的人生,又是什么样?
  我想起了十一哥,我想起了秦无岸。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十一哥,我真的不想背叛我们的誓言,可是我就是受
不了勾引,萧洛宇,裴英琦,我分不清,是我选择了他们,还是他们选择了我。
  交易结束,再不相见。对秦无岸的愧疚,是我心底最深最深的痛,与你在一
起的时候,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没有喜欢过你,可是在你离开我之时,我痛了,
这痛埋在了心底的角落。如果我们还有相见的那一天,我真的好想对你说一句,
「我爱你」。就算是我的爱,廉价的不值一文,但却是心底的声音。无岸,我真
的爱你,在心底的角落。没有人知道,我也不需要任何人知道。
  第097章在没有下限里,继续恩爱H
  「兰儿,你怎么哭了?」英琦的手指划过面颊,粗糙的质感刮的脸有些痛。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叫醒我?」我揉了揉眼睛,此时,天已经黑了。
卧室里,只有几颗夜明珠发出微弱的光亮。
  「回来有些时候了,见你睡着,就没忍心叫醒你。」他轻柔着说道,怎么也
想不到,他出去的这段时间,我被两个哥哥奸淫了一番,想到这里,悲从中来,
哭的更厉害了。
  「兰儿,到底怎么了?」英琦语调焦急,不懂发生了何事?
  「做了一个恶梦,梦见打仗,死了很多人。」我环抱住他的脖子,需求安慰。
我撒谎了,我又一次撒谎了。可我除了这么说,还能怎么说?
  「兰儿不怕,英琦哥哥就在你身边,不怕。」他轻拍着我的后背,强健滚烫
的胸肌紧贴着我娇嫩的身子,双腿一紧,花穴忍不住又有些湿润了,我真的就是
天生被男人操的。
  「英琦哥哥,不要离开兰儿,兰儿好怕!」
  「不怕,不怕!」
  黑暗里,我们紧紧的抱在一起,他火热的胸膛,沉重的喘息,将我的身子烫
的热乎乎的,「英琦哥哥,兰儿的小穴又湿了。」我酥软的声音,带着轻微的呻
吟,任何男人都不能抗拒。
  「你可真是的,这么一会儿就想了!」他玩笑道,「我也想要兰儿了,刚刚
不忍打扰你。」
  英琦是个好男人,为何遇到我这么一个坏女人?他的大手小心翼翼的探入我
的睡袍里,手指好奇的绕着乳晕画圈,乳头迅速的坚挺,他的头挤到我的胸前,
大口的吸吮。
  「啊,好麻啊!」我酥软的娇喘道,他的大手好似得到了指引顺着腰际滑向
浑圆的屁股,狠狠的捏了两把,就伸到了大腿根,不停的摩挲揉捏,每一次有意
无意的划过阴唇时,都会引来一阵颤栗的快感。
  「嗯,嗯。」我享受着英琦别开生面的爱抚,他在讨好我的身体,他想让我
得到除了交合更多的舒适。那么一个笨笨的大男孩,都懂得用心来表达自己的爱
意,可为什么有个人就是不懂呢?
  「兰儿,舒服吗?」英琦小心的问道。
  「嗯。」我回应他。
  他的吻一路向下,小肚脐都没有放过。
  「啊,啊……」直到英琦的头埋在我的两腿之间,「英琦,你要干什么?」
  「我想仔细看看你的花。」他回答。
  「很难看的。」
  「怎么难看了?我觉得很好看啊,还有淡淡的香味!」十哥清理的很干净,
一点精液的味道都没有留下。
  英琦的舌尖向上一勾,小阴核颤抖起来,「不要舔那里,很麻的。」他的舌
尖又舔了一下,「啊!」我好似有尿要喷出来,「不要啊,求你不要舔,好麻。」
  英琦从家里回来,就懂得了讨好我的身体,自然是他爹或许他兄弟指点了他,
陪公主睡觉,没有点技术,将军府也会很丢脸的。
  英琦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不停的用舌头挑逗小阴核,最后将整个小阴核
含在口中,不停的吸吮。小阴核充血,变得更加敏感,「不要啊,不要啊,你这
样,我会尿的。」
  「兰儿,尿到英琦的嘴里,不怕。」
  「不行,不行,我是真的要尿!」我推开他,直接滚到床下,飞快的向我的
厕室奔去,紧急的关上门,坐在马桶上,一泼泡尿倾泻而出,心中只觉一阵畅快。
  清洗下身,手指划过阴唇,不由一阵颤栗。
  出去的时候,英琦已经等在了门口,他侧身也进了厕室。「你清洗一下,我
想给你吸。」我站在门口轻轻的嘱咐了一句,没等他答应,就回了卧室,身后传
来水声和清洗的声音。
  我坐在床上等英琦回来,英琦爬上床,问道:「我含的你不舒服吗?」
  「你把它都含大了,这样会让我更敏感的。」我埋怨道。
  英琦「呵呵」傻笑,搂住我,「我还想吃,你的蜜汁好甜。」
  我灵机一动,让英琦躺下,我则跨坐他的身上,撅起屁股,将小穴递到他的
嘴边,这样我还能给他吹箫。
  英琦双手托起我的屁股,舌头探入花穴之中,舌头好似吸管吸吮着蜜汁,轻
缓的快感让我将刚刚含在口中的肉棒,都吐了出来。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我翻身坐起,委屈的看着英琦,「英琦,你还是插我了,
这种欢好持续时间长,满足感却不强烈,我会感觉好累。」
  他摸了摸我的头,「我以为你会喜欢的。」
  「我是很喜欢,可是不如你插进来,让我舒服。」我突然想到了九哥和十哥,
他们两个人满足我的身子,对,就是那样。
  「问问你自己的心,渴望不渴望这种全身被男人抚摸的快感,渴望不渴望这
激烈的难以言语的性爱?没有人,比你自己更懂得你的身体。」
  我竟然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九哥的问话。
  「以后每天晚上都要两个男人陪你睡,一个插你的小骚穴,一个喂你吃大肉
棒,好不好?」
  这真是我想要的吗?
  英琦抱着我躺下,从身后插入花穴,我喜欢这个姿势,他架起我一条腿,开
始抽动。肉棒带动着冲力,我很快就感受到了填充的快感。这样才好,这样才好。
  夜深,情欲渐渐的散去,英琦抱着我入睡,肉棒依旧埋在我的体内。我轻轻
的推开他,花穴立即感觉到了空虚,我穿上一件单衣,刚刚能遮住屁股,小心的
打开房门,溜到大厅。
  一个黑色的人影立即将我搂在了怀里,紧跟着一根肉棒,插入了小穴,我压
低了声音,「小声点。」
  他「嗯」了一声,快速的抽动起来。抽插了上百下,便射了出来,低低的说
道:「你不用出来的。」
  「笨蛋,他们几个都射了,我怎么能不让你射出来。」我在他的脸上亲了亲。
  「公主,你真好。」他又在我身上腻了一会儿。
  「休息吧,时间长了,九哥该听见了。」我贴在萧洛宇的耳边轻轻的嘱咐了
一句,就要回房。
  第098章半夜偷情,混蛋的陈子忧H
  「知道我会听见,半夜还出来偷情?」一个淡淡的声音,从书房传出来,门
也嘎吱一声,他压低着声音,「还不快滚进来。」
  我眉头紧锁,不情不愿的走进我的书房,九哥的卧室。
  他赤身的坐在床上,肉棒斜斜的在他的手中。我走过去,俯下身,一口咬住
龟头,痛的他直咧嘴,我依旧不满意的又啃又咬,这一次九哥终于生气了,「你
再用力咬,今天晚上就别想回去睡了,让裴英琦知道,你有多淫荡。」
  我吐出他的肉棒转身便走,他见我生气了,连忙起身拉住我,讨好道:「小
妹,你这是什么性子?」
  「那你把我当什么?」我对着他低声怒吼。是的,我跟九哥到底算什么?知
己?兄妹?情人?好似什么也不是。
  「我对女人不感兴趣。」九哥如此说道,我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黑暗里,他容忍的看着我,好一会儿,才说道:「我知道你生气,你对我不满意,
但是有些事情,这辈子便是如此了。如果有下一辈,我一定偿还你。」
  「滚,谁跟你有下辈子!」我甩开他的手,出了房间。
  我一直觉得这只是他对我的敷衍,可当一百年之后,我望着那个与他有几分
相似的少年,泪流满面。我们原来真有下辈子。
  我没有回卧室,而是走出寝宫,来到院子。
  此时,正值上弦月,挂在西边。
  这或许就是杨柳岸,晓风残月?
  残月下,院子里还有一个影子,原来除了我,还有人睡不着。
  「公主……」他轻唤了一声。
  「怎么还不睡?」我来到秋千处,距离他不过三四丈的距离。
  「公主也不是没睡?」他依旧与我保持着三四丈的距离。
  我轻叹了一口气,「睡不着。」望了望天边的残月,悠悠的说道:「我知道
大哥又强迫你了,没关系的,过几天,你到我的房间住一个晚上,大哥知道了,
就不会威胁你了。当然,我是不会碰你的了。」
  「公主,这……」叶飞白有些哽咽,想不到我会如此说。
  我仰望星空,有些哀伤,说道:「感情不是强迫的,心里总有些坎是过不去
的。」我不知道是说他,还是说我自己,或许我也是在说九哥。
  「十一哥说,过半个月他会接我走,我离开京城,你就自由了。」我悠悠的
说着,荡起秋千,秋千在宁静的夜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很是刺耳。
  「公主,有些事情,不是想的那么简单的!」叶飞白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子,
伤情的轻语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
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
愿。」
  他的身影淹没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我翻了一个白眼,自言自语的说道:「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酸男酸女,大半夜不睡觉很好玩吗?」九哥的声音冷冷的从寝宫的门口响
起。
  我歪着头,继续的荡着秋千,不去搭理他。
  「还生气呢?」他又不着边际的说了一句,「明天早上哥就走了。」
  「我又不会想你,走就走呗。」我酸酸的说道。
  「我也不会想你。」他回答。
  「也不用你想,很多人哭着喊着想我呢。」
  残月落山,九哥突然说道:「生平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滚,我如要想你一分,便自戳双目。」我从地上摸起一块石子,向他飞了
过去,只听见,他「啊」的一声惊叫,摔倒在地。
  我继续摇着秋千,这种混蛋,死了更好。不过他真的躺在了地上,一直都没
有起来,我有些怕了,丢石子的时候,确实用上了真气,可也不至于将他打死啊!
  我小心的靠过去,还是一动不动,我又贴近他,看看他还有没有呼吸,手指
刚贴近,他鲤鱼打挺,我就被按在了地上,本来就短的可怜的单衣,连屁股都露
了出来,「陈子忧,你个王八蛋,你装死骗我!」
  「你们兄妹干嘛啊?半夜不睡觉。」英琦揉着眼睛,睡眼朦胧的望着还在地
上谁也不服谁,掐在一起的两个人。
  「陈子忧,你还不松开我?」
  九哥见英琦出来,松开了对我的钎制,我推开他,还不忘拽了拽单衣,屁股
都露出来了,呜呜,好在是黑天,不知道英琦会不会看见,急急忙忙怒气冲冲的
躲回寝殿,英琦并没有进来,而是对着九哥问道:「你们兄妹不是很好吗?怎么
说翻脸就翻脸了?」
  好,谁跟他,那个大混蛋,谁会跟他好?以前信誓旦旦的说,不会碰我,现
在可好?抓住我,就让我给他吹箫,想想都恶心。
  陈子忧,王八蛋。
  回到卧室,我躺在床上,听见窗外,传来水声,我的气更大了,一定是陈子
忧的坏主意。不多会英琦就回来了,翻身上床,将我揽在怀里,「真想这么抱着
你一辈子。」
  「一辈子太短。」我说完这话,就后悔了,刚刚那个王八蛋陈子忧许我下辈
子,我要是下辈子还遇到那个王八蛋怎么办?陈子忧,王八蛋,大混蛋,比秦无
岸那个变态还要讨厌。对了,还有秦无岸,这个家伙受的内伤好了没有?我的天
啊,我的心里,到底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是啊,一辈子太短。」英琦贴在我的脖间,吻了吻。双手扭着我的小屁股,
向上提了提,我知道他想要了。
  「馋虫。」我娇羞的骂了一句,他呵呵一笑,脱了亵裤,从后面挤了进去,
我的小穴里,萧洛宇刚刚射过,滑溜溜的,他很容易插了进去,赞道:「兰儿的
小穴真好。」
  这一天,我跟三个男人操穴,还给一男人吹箫,想想这放荡的生活,这身子
基本上每时每刻都没有离开男人。
  如此频率的交合,我已经感觉不到快感,只是被动的接受抽插,身子自主的
去迎合,精神变得麻木,甚至不知何时,睡着了,醒来时,他依旧在抽动,然后
我又睡着了。
  第099章早「操」进行时H
  醒来时,天已经大亮。英琦躲在被子里,睡觉,这家伙弄了我一夜,床单都
是湿漉漉的。
  我爬起来,向温泉殿而去,全身都是精液,都是汗水。刚泡到温泉里,萧洛
宇就来了,手里拿着一瓶药膏。
  「你的脸,好些了吗?还痛不痛?」他问道。
  「不痛了。」我淡淡的回答。
  「他昨天晚上弄了一夜。」他抱怨的说道。
  「我知道,好累,全身都疼。」我捧起温泉水,狠狠的洗了洗脸,「不过真
的好舒服。」
  「他刚破身,体力充沛,时间长了,他想这么玩,都没力气。」萧洛宇哀怨
的说着,递了一条汗巾给我。
  「大哥说没说九哥和他什么时候走?」我问道。
  「巳时三刻前。」
  我「哦」了一声,他坐在岸边,帮我捏着肩膀,舒缓我的疲惫。在温泉里泡
了两刻钟的时间,萧洛宇将我从温泉里捞出来,擦去水迹,然后让我坐在暖塌上,
分开我的双腿,伸出舌头,挑逗我的小阴核,「啊,洛宇,你要干什么?」
  「给你含阴。」
  「我现在不想要。」
  「不舒服吗?」
  「舒服,可是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洛宇想。」
  「讨厌。」我娇声低骂了一句,便任由他含住我的阴唇,舌头好似一条小巧
的肉棒,深深浅浅的刺激着花穴,我的眼里很快意乱情迷起来,就在这时,萧洛
宇打开小瓶子,将药膏涂抹在我的穴口,一阵凉凉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呻吟起来,
「这是什么药膏,抹上去,感觉好舒服。」
  「大殿下送来的养阴膏,抹在花穴处,起到护理滋养的作用。特别像昨天晚
上,裴英琦的家伙那么大,时间又长,公主的小穴就算是很耐操,也会受伤的。」
萧洛宇淡淡的回答,缓缓的将药膏涂抹到花穴深处,一股股清凉的感觉,却是让
长时间操弄的花穴得到了滋养和恢复。
  「大哥真是的,连这种东西,还要亲自关心。」我的脸有些微红,想起小时
候,跟大哥一起沐浴,心里就有一丝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大哥庄严的气质,却又
难以亵渎。
  萧洛宇涂抹好药膏,起身帮我穿上一条长裙,长裙很漂亮,粉红的纱裙,露
出我修长的脖子和锁骨,领口微微的敞开,露出肩膀,却不风骚,倒是显得很是
端庄。
  「衣服很漂亮。」我不禁赞道。
  「你之前的长裙,都是少女装。现在全京城人,都知道了你和裴英琦的关系,
装扮自然也要换一换。」萧洛宇解释道。
  「可为什么裙子下面不让穿裤子。」
  「天气热了。」萧洛宇狡诈的回答道,「而且裙子都到了脚腕,穿不穿有什
么用?只要天气不冷,以后都不要穿。」
  我翻了翻白眼,也没有反对。全身上下只有一件裙子,却也是很轻便,穿也
简单,脱也简单。
  温泉殿的梳妆台,萧洛宇帮我梳头发,这时英琦也进了温泉殿,见到我们,
淡然的说道:「就知道你在这。」然后脱了衣服,跳进温泉。然后双肘支着身子,
望着梳妆台前的我,「你这件裙子真漂亮。」
  我回头冲着他,妩媚一笑,「我也是这么想的。」
  「公主,不要乱动。」
  「哎呦!」簪子扎到了头,我翻了一个白眼,只得又安安静静的坐在梳妆台
前,任由萧洛宇忙乎,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学会的梳头。
  「公主,今天想画什么妆?」
  「穿粉红的裙子,当然要化挑花妆。」
  「桃花妆太浓,化个杏花妆吧!」萧洛宇建议道。
  「你拿主意,还要问我。」
  擦脸,涂蜜,打粉,上腮红,画眉,贴花钿,上唇红,不知道什么时候,英
琦已经穿戴整齐围了过来,好奇的盯着萧洛宇忙乎,不时还递递东西。
  「没见过?」我问道。
  他点点头,「第一次见,你们女人可真麻烦。这要是去打仗,早就被俘虏了。」
不过目光中,却妥妥都是跃跃欲试,想来试一下的兴奋表情。
  萧洛宇递给英琦一块蝴蝶型的花钿,满足他的好奇心,「帮她贴在脖子下面。」
  「贴哪里呢?」英琦上下打量,随后贴在了右侧锁骨旁,贴后,还用舌头舔
了舔,一阵酥软的直冲大脑,紧跟着小穴一紧,竟然有了湿润的感觉。
  「英琦,你真讨厌。」我的面色绯红,洛宇见了,紧了紧眉头,哀怨的说道:
「腮红都省了。」
  英琦依旧不肯罢休,又对着我的肩膀啃咬,「英琦,不要,我身子敏感,你
这样我会受不了的。」
  英琦抬头哀怨的看了一眼萧洛宇,萧洛宇无奈的起身,「可以了,你们做的
时候,不要弄乱了妆,我去准备早膳。」然后规规矩矩的转身离开。
  见他走了,裴英琦凑过来,舔咬我的脖颈,「你们一定做过,他有我的大吗?」
  男人啊,为什么都要比一比谁的棒子大呢?
  「没有。」我回答,小穴更湿了,我夹紧着双腿,不停的收放,来慰藉身体。
  「我插的你舒服吗?」英琦又问道。
  何种君子,上了床,吃了肉,在床笫见,都会化成恶魔。
  「英琦,我好热啊,要你的大肉棒。」我敏感的身子,哪里受得了这种耳鬓
厮磨。
  「你还没告诉我呢,我插你的舒服不舒服?」英琦明显在吊我的胃口。
  「你的肉棒,又大又热又硬,当然插的兰儿舒服了,兰儿想整夜整夜的被英
琦的大棒子操,一直操,不要停。」我的眼神已经迷离起来,我太容易动情了,
只要男人一挑逗,立即就会受不了。
  「真想带着你回边关。」英琦有些发狠的说道,解开腰带,放出肉棒,他提
起我的裙子,向上一掀,我浑圆的屁股就露了出来,白花花正对着他,水汪汪的
花穴,勾引着他进入。
  「你九哥说的真对,你可真骚。」说话间,英琦提枪上马。
  「啊,啊,啊,英琦,啊,英琦,轻一点,轻一点,你的太大了,轻一点,
兰儿会受不了的。」
  第100章临别,躲在书房与九哥偷情H
  温泉殿,珠花环佩发出「嗒嗒」的撞击声。
  「太紧了,还热还湿,你还这么会吸。兰儿,兰儿,你真的是小淫娃,英琦
哥哥要操烂你的小骚穴,操烂你……」
  英琦大力的抽插,要将所有的离别都化成动力。足足抽动了上千下,才将精
液留在了我的身体里。他压在我的身上,喘着粗气,「生个孩子吧,不管是谁的,
我都会喜欢的。」
  英琦是一个传统的男人,他的生命里除了战争,就是家庭。
  「父王说我的身子,养好了,才能生孩子。」
  「不着急。」他轻吟道,回味射精后的快感。
  我拿出汗巾,为英琦清理阳具上的精液,又擦干净自己下身的水迹,不过射
入花穴的,我却并没有清理。
  两个人来到寝宫大厅的时候,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明显比我平时用的要丰富,
大鱼大肉,也不知早上能不能吃下这么荤的。
  还没等我到来,九哥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用餐了。看我进来,无言的翻了我
一眼,我也瞪了他几眼,他装作看不见,而是对着裴英琦说道:「马匹已经准备
好了,吃完早饭就走。」
  「洛宇,让后厨准备一些干粮。」我又嘱咐了一句。
  「已经准备了。」他立在一旁,淡淡的回答。
  九哥倒是翻了我一眼,不知道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也没有心情
去理会他。这顿饭吃的相对压抑,只有我不停给裴英琦夹菜,这家伙来者不拒,
这么荤性,也吃的下!
  「小妹,来一下书房,我走之前,有句话要跟你说。」九哥放下碗筷,转身
向书房走去。
  我脸色一沉,也放下了碗筷,对着英琦说道:「我去去就回。」
  「去吧。」他呆呆一笑,不知道我们兄妹又要搞什么秘密。
  我推开书房的门,然后关紧,九哥就从身后抱住了我,我就知道这家伙根本
没话跟我说,「你干嘛?」
  「帮我吸吸吧,刚刚看见你,就硬了。」九哥将我拖到书房的最里面,我也
算是服了他。我知道,他不想英琦知道,毕竟我们家已经够乱的,而且他们又是
同僚,以后遇到心里会不舒服的。
  「九哥,你这是何苦呢?」我俯下身子,他帮我放出肉棒。
  「小妹,对不起,可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我很喜欢你帮我吸,可如果让我
操你,我真的做不到。」九哥靠在墙上,声音从喉咙里发出带着磁性。
  我微闭上眼睛,将肉棒含在嘴里,舌尖挑逗着龟头,或许那一天,被他虐待
了一次,竟然能接受吹箫了,不像十一哥那时,每次都是不情不愿的。
  英琦在大厅用早餐,我和兄长躲在书房吹箫,这样淫荡不堪的事情,我竟然
已经可以坦然的接受了,果然如小仙说道,只要放开了,一切下限都不是下限,
或许有一天,我还会享受到更没有下限的性爱。
  九哥将精液射到了我的口中,我小心的咽下去,并帮他舔干净肉棒。然后他
拉起我,贴在我的唇上,舌头探了进来,我吞咽着他的舌头,想将他吃到肚子里,
我们吻了很久,我的眼泪甚至流了下来,他捧着我的脸,认真的说道:「小妹,
给我时间,我这辈子有女人,便是你,没有女人,下辈子一定等我找你。」
  我最气的就是他说这样的话,没想到这个混蛋又说了一次,我拽开他的衣领,
在他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他忍着痛,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直到我咬出
血丝,才松开,恶狠狠的说道:「给你留个记号。」
  一百年之后,我拽开那个少年的衣领,真的有一个同样的牙印留在他的肩头,
或许这真是命,是我改变不了的。
  「陈子忧,我恨你。」他紧紧的抱住我,任由我捶打着他的胸膛。
  「听人说,兄妹姐弟幼年失散了,长大后相遇,很容易彼此相爱,流着一样
的血,真的很容易被对方吸引。」他的声音很轻,「不要再辜负你十哥了,他真
的爱你。」
  「我们的事,不用你管。」
  「十一身上有秘密,他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九哥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亲,
「小妹,要好好活着。」
  「宁愿死了。」我故意不顺他心意,撅着嘴说道。
  他摸着我的头,眼中闪动着怜爱之色,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萧洛宇的敲门
声,「公主,九殿下要启程了。」
  九哥拉着我的手,向门口走去,有些怒火的打开门,「叫什么叫,说会话还
叫?」一副没做亏心事的样子,我都替他脸红。
  我同样装出一副端庄的模样,「路上用的,都准备好了吗?」
  「我又不是你们女人婆婆妈妈的,只要银子带够了,倒哪里不是家?」我真
的很佩服九哥这种不要脸的精神,话说只要萧洛宇不说,十哥不说,没人知道这
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会跟自己的妹妹也有那么一点不伦的关系。
  「真要到哪里都是家,住在青楼里,父王和大哥想来还会高兴,还会派人给
你送些银子挥霍。」我为九哥整理了一下腰带,荷包,里面倒真是满满都是银子。
  「边关苦寒,按时吃饭,照顾好自己。」我又嘱咐了一句。
  「知道了,磨叨我做什么?去磨叨你家英琦去!」九哥有些心烦的挥了挥手,
向厅外走去。
  可他眼中流露出的落寞,只有我能看懂。那眼角不经意流出的泪水,我也知
道那是何意,心很痛,真的很痛。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我们对待爱情的执
着,却走向了不同的道路。或许今生对我们来说,都是一场玩笑。
  英琦站在我的身边,揉揉我的头,「怎么了?你们兄妹好奇怪的感觉!」
  「他有病。」我如此说道,然后环住英琦的腰际,靠着他宽阔的胸膛,「一
去经年,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的!」
  「别婆婆妈妈的,走了!」门口传来九哥犀利的叫声,有些山西的醋香味。


相关链接:

上一篇:【晓风残月】11 下一篇:【晓风残月】9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